空川sola

世间最令人感动的莫过于遥远的相似性了。
――
安哥!上我!我是马!你听见了吗!(失智)

【雷安】震惊,船老大脱队跑路究竟为哪般

大家好,我来丢人了!就是单纯的想丢个人(。)乱七八糟的游戏设定,大概有bug就不多打tag了,文笔很烂🙏是自娱自乐产物不过脑子。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
您的好友[心猿意马🐴]拜访了您的家园。

系统提示音冷不丁地响起,正在打着瞌睡等待帕洛斯进入服务器的佩利突然一惊,瞪大双眼晃了晃鼠标。

“卧槽,安迷修这家伙没事干看我空间干嘛?我不要面子的啊?”

“别激动小汪汪,说不定人家只是不小心点进你的家园图标罢了。”帕洛斯温和地解释,内心暗暗发笑。

佩利很少升级打理家园和驾驶舱,不如说对这种休息的地方丝毫不在意,多余的钱币和水晶石都拿去强化装备,以至于别的玩家点进去都会自觉地退出来,并默认佩利是个星际玩家级的萌新。

“话说,佩利,三天后的活动你准备了吗?”

“当然。”对方激动地搓搓手,“我等活动等好久啦。这身装备再不拿出来秀秀就生锈了。”

“这次不知道那个双剑骑士又要搞什么名堂。”帕洛斯转了转眼珠子,“今年夏活他突然从人群中杀出一条血路并高声宣读骑士之道,加之他的拿手武器冷热流又挺华丽,引得不少人自愿加入了白玫瑰。他确实有着不容小觑的实力,但我不懂他这么低调干什么,非要等活动开始才大开杀戒。”

“是同城F大的安迷修?”佩利问道,“雷狮老大最近跟他的较量十分反常……我偶尔会看呆掉。”

“是他。我曾跟雷狮出去时见过他,雷狮好像……认识他,两人很熟的样子。”

“雷狮的分支和必杀都是远程吧?”

“废话。”

佩利不解:“明明是个法师却还要跟擅长近身战的人近战,你说说他这是居的什么心?”

“这是觉得安迷修以为他的技能是用锤子砸人,才故意放水谦让一下对方的智商吧。”

帕洛斯随口胡说八道,但觉得应该告诉对方一点儿实际情况。

“雷神之锤在上个版本的近战数据特别狂,在敌人近身时,能释放最大的威力。”帕洛斯说,“但新版本不知道某公司怎么想的,居然修改了雷神的技能,导致它现在处于比较尴尬的位置。”

“唉,不说那些。安迷修其实会远程,想不到吧?”

佩利摇着头。

“AT圈里流传着‘社会我马哥’的言论,”帕洛斯深吸一口气,“安迷修扔剑的力度和准头都是天下第一。”

“噢,你是觉得咱老大害怕这种新修炼成的第二必杀技?”

“雷狮,出来开房吧,我们两个都装备完成了。”帕洛斯没有理睬他,打开对话,在交流栏内打出一行字。

“什么雷狮?游戏里别暴露咱大哥的真名啊!”佩利说,“赶紧删了删了,要叫[船齐霸业🚀],后面再加两个字‘大佬’。”

正值初冬,雨雪尚未来临,窗外阳光正好。

雷狮创建了一个名为[海盗团]的私人房间,并带领佩利和帕洛斯瓜分战利品。

“卡米尔怎么没来?”雷狮扫视一圈,眼神变得凌厉起来。

佩利熟练地回答:“报告老大,他今天期中考试。”

“是啊老大,他还是个孩子嘛,要学习的。”

三个分别躺在各自寝室的男人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。

“希望他考完归来时仍是红蔷薇一枝花。”佩利笑道,拆开一箱宝具盒,“不然可惜了[无定之躯🍰]这种开挂级别的帐号。”

在打开窗户通风并浇完阳台上的吊兰后,白玫瑰大佬安迷修上线了。登录后界面上出现了抽奖,他手气不佳,抽到了500钱币。

不要也罢。拥有500万钱币的安迷修想着,点击将钱捐入团队财务部。

今日的他无心做主线,只想混两个日常刷刷经验。于是他乘坐传送来到抽卡区。卡池里很安静,烟雾缭绕的,看上去像刚刚开放。区域门口呈放的碧蓝纯洁的圣水,像是在告示前来抽卡的猛士单抽出奇迹。

安迷修悄悄走到卡池边准备一发试水,刚准备动手,就发现卡池对岸单手叉腰的雷狮。

“哟,这不是双剑骑士么。”雷狮轻佻的声音回荡在幽暗的抽卡区。

“你想干嘛?”安迷修下意识地从背后拿出冷热流架在胸前。

雷狮不着急拿锤子,他从另一端走来,边走边打开交易系统:“别老想着跟我打架。昨晚水晶石充多了,送你点。”

“你这样真的很容易让我改变我对恶党一贯的看法。”安迷修摇了摇头,“但是谢谢,在下不需要。现在在下要抽卡了,告辞。”

话音刚落安迷修便发现自己的水晶石数量显示多了4000。“卧槽雷狮?”

“两轮十连总该够了吧?送你水晶石是对我们两个都有好处,傻逼骑士。”雷狮哼了一声,“到时候活动开始了你没满级满强化新装备,材料也稀稀拉拉的,别跟着我后面宽面条哭。”

“放心我不会哭。这我就不懂了,红蔷薇给白玫瑰死对头送水晶石?平时哪有做这等好事的?你什么居心,说吧,这儿没别人。”

“老子不说。”

“那好吧。我先抽个十连,你可别反悔。”

一些中级材料掉落在卡池边,一箱高级材料也随之掉落,盖在其他材料箱上。安迷修立马为他的破马鞍做了强化,现在那马鞍成了一把可以为五六个人遮蔽的巨型黑色护盾了。说实话,在看见安迷修出了一把活动限时限定的魂力寒冰锤时,雷狮确实挺懊悔的。妈的欧洲人。

“这……锤子对我好像没什么用,要不然送你?”

“你留着吧。日后翻仓库看到这把锤子你还能想起支援你抽高级材料的雷狮爸爸。”雷狮戏谑地笑着,一步步靠近正在整理仓库的安迷修,“知道老子为什么要跟你近战么?”

安迷修关掉仓库屏幕,依旧保持着冷热流护着身前的姿势,直勾勾地盯着他。

“因为你听说我会丢剑?”

“小儿科的招数,锤子防身你根本伤不着我。AT新版本里雷神之锤的近战数据被削得惨极了,看来运营想把它变成远程法师的武器代表。所以我最近又升级了技能,但锤子变得像头野兽,我怕用了伤着你。”

“所以你为什么要让着我?让我跟恶党打一架就这么难?”

“因为老子不想和你打架!听不懂吗?”

“随便你吧。”安迷修耸耸肩,“下次见面大概是活动开启的第一天,咱都得发挥真实实力,知道不。”

“……我选了白玫瑰阵营。”半晌雷狮默默地说。

“阵营还能换的?”

“正式比赛之前都可以换啊,你没看规则?”

“你是不是不打算要这次红蔷薇前三的奖励了。”安迷修思忖,“哦我明白了,你想和我并肩作战。”

“并肩作战个鬼。”雷狮怒道,“你这等于打乱了老子所有的计划!”

“你到底有什么计划?”

“我想泡你,但你一直以你负值的智商,来破坏我满分的计划,懂吗?”雷狮没忍住,冲对方大吼。

空气一下子安静了。圣水嘀嗒、嘀嗒地流淌进圣池,莹莹的蓝色光线漂浮在卡池之上,两个人的眼睛在黑暗中泛着幽蓝的光。

“……哦。”

安迷修愣了四秒,脸一热,收起双剑走开了。

雷狮看着他的背影,有那么一瞬间非常想为他买一袋橘子,做他的爸爸。

安迷修回到自己的驾驶舱,打开窗户让冷风吹入舱室,心情复杂地坐下来。

考虑良久,他决定用雷狮送剩下来的一千水晶石为他包下一个礼拜的烤串摊。

去集市的路上熙熙攘攘。生活物资成捆地批发,新型通讯工具等科技产品也在贩售,大家都在为三天后的活动做着打算。安迷修罕见地没有背着双剑,他趁着人群拐到一家烧烤店,把水晶石放在店家的结算单上。

雷狮说想泡他?开什么玩笑?这个人到底会不会约人啊?他皱了皱眉,努力使自己的内心坚定不动摇。然而当他看到雷狮没有握着锤子,大摇大摆地走过来时,意志力还是产生了一丝丝裂痕。

“好啊安迷修,来这家烧烤摊莫非是想跟我共进晚餐。”果不其然,雷狮在人声鼎沸中瞄到了他。

“事实上,我把你一个礼拜的烤串都承包了。”安迷修假笑,“用你的水晶石……”

雷狮走到跟前,满头问号:“你用我的钱请我吃饭,厉害厉害。”随即他转身对老板说了些烤串品种,叫了两听啤酒带安迷修进屋。

安迷修自己叫了一瓶汽水。他觉得这样安详的傍晚还是挺美好的,虽然是跟一个自己不怎么喜欢的霸道玩家吃免费餐补充体力值,但温暖的灯光和舒服的香气使他放下戒备。而桌子对面的雷狮却出于本性,加强警戒,时刻注意着外界的动静。

“恶党,以后你就是白玫瑰的人了,我觉得我们以后估计会吊打红蔷薇。”安迷修拿起一串鸡翅,在表面涂了些蜂蜜。……虽然只是游戏互动。

雷狮拉开啤酒栓,微小的酒精气泡炸了他一脸。当然这同样也是游戏互动。“你是不是当行者无疆不存在?他一个人可以碾压我们两个。”

“我比较好奇的是你的手下。你真不怕他们背叛你?”

“什么背叛不背叛的?骑士,这只是个腊鸡游戏而已,别那么较真。”雷狮咬了口五花肉,“卡米尔会跟着我来白玫瑰的。借佩利之言,他估计将变成那个什么花……只不过他在考试,还没上线。”

“那好,在下今个就告诉你一则消息。”

深藏青色头发的男人表示洗耳恭听。

“来到白玫瑰,我的骑士利益也会分你一点。”安迷修眨眨眼睛,指了指背后并不存在的冷热流,“当白队的人遇到危险,我便会带着凝晶流焱挺身而出。前提是我得在线。懂我意思吧。”

“好啊,我倒要看看,我的白痴骑士会有怎样优秀的表现。”

雷狮的啤酒碰了一下安迷修的汽水,随后尽数灌进主人肚子里。“这样就算咱约定好了,谁也不欠谁。”

吃好喝好后,他们各回各家,整理完这几个小时的所得准备下线,结果安迷修开了对雷狮的私聊。

“你说的……都是真的么?”

“我说的哪句?”

“你喜欢我?你喜欢我的好友辅助技能还是我的驾驶舱接待系统?”

“你的那些破玩意滚开行不行?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。”

“……?”

“你脑子能不能转得快一点。”雷狮翻了个白眼,“这周末你学校没事吧?没事咱线下当面说啊。我先下了。”

回神过后,安迷修发觉自己盯着一个发灰的头像良久。

第二天雷狮一上线就发现聊天室里坐满了人,仔细看看,基本上都是讨论这次活动的。

“这次的限定组迷迭香是隐藏的大佬组,不知道红白两组里有没有人加。”

“限定组还行?破游啥都搞限定,让我们这些咸鱼怎么活?”

“迷迭香组就是个系统bug,根本加不进去,这破游最终就两个阵营。”

“心猿意马肯定不会加的。他忠诚于玫瑰。”

“话说回来,白队到底有哪些吸引力?虽然心猿意马一直是白的核心主力,但多来一个船齐霸业会不会形成双主力呢?全服第四第五都开始联手了。可红蔷薇那么强,待在里面明明能得到更多好处,为什么船齐霸业却又退了阵营?”

无聊。雷狮鄙视地退出聊天室,打开空间移动走到地图边缘的小路,发觉这是上一次活动的boss点废弃游乐园。

坐在滑滑梯的底端,雷狮略微考虑了一下红队的现状。嘉德罗斯是红蔷薇的领导者,也是全服第一的大佬,相传是个小学生,却又有着不输于社畜或人民币玩家的强大气场。要是知道雷狮退队他绝对会来插手找麻烦,而且雷狮的定位也没消除,很轻易就能找得到。目前,雷狮的活动范围锁定在正在维修中的游乐园附近,旁边没什么路人,嘉德罗斯的彩色装备和金色ID都比较明显,他的ID是――

[行者无疆🏆]向您发起挑战。

雷狮毫不犹豫地点了应战。没办法,他就是这样随心所欲,哪怕和第一反目成仇他也无所畏惧。

赢了更好,输了也无妨,在这种非正式战斗场景中,也顶多损失几把进化用的斧头,但面子丢不得。

“啊呀,全服no.1的行者,幸会。”

“船齐霸业,不要欺人太甚。”主动发起挑战的人出现在眼前且步步紧逼,“你赛前突然退队是几个意思?”

雷狮站起来,觉得头晕。“怎么,连你也想和我打一架?”他明知故问。

嘉德罗斯一把伸出大罗神通棍指向对方:“不就是打架。洒家已经身经百战,见得多了。”说罢,奋力举起神通棍就要往地上砸。“渣渣!”

“来吧。”雷狮站在原地,嘴角微微上扬,露出一个冷笑。“赤手空拳我也能夺下你的棍子。”

嘉德罗斯的棍子轰然落地,砸出一道两米宽一米深十五米长的裂缝。滑滑梯被破坏得体无完肤。雷狮矫健地跳起躲开,踩在裂缝的边缘,冲嘉德罗斯极速奔去。

“阵营诚可贵,爱情价更高。”

“居然还有功夫念诗,等我把你打到失智再念吧。”

嘉德罗斯不慌不忙地打了个响指,身负大剑的蒙特祖玛和手持匕首的雷德几乎是在一瞬从两侧扑来,迫使雷狮来了个急刹车。

忽然间,一股酒精的味道从喉咙弥漫至口腔。雷狮一下子记起了昨晚安迷修的话。……挺身而出?想不到某一天,正义的骑士也会因为对方阵营的改变而选择为恶党挺身而出的。

眼看着三个人朝自己这边杀来,雷狮抬头看了看天空,思考着如何钻他们的空子,从背后先踢飞雷德和祖玛。
但是……等一等。

他看见正在往这边飞来的安迷修。

雷狮一时语塞,聚精会神地辨认着那人。一成不变的长短袖衬衣,一条飞起的打着半温莎结的领带,一支踩在脚下的蓝色长剑。是安迷修本人没错了,可他什么时候会踩剑飞的?

“女士先生们,麻烦让一让!”安迷修绅士地使用了礼貌的语言来打断这场闹剧,成功地吸引了嘉德罗斯小队的注意力。

而为首的嘉德罗斯沉着地指示着自己的部下,试图让其他二人阻拦安迷修自己一人去打雷狮。安迷修见状猛地挥手,飞在身前的亮黄色流焱便迅速调转方向下降,牢牢地定在雷德与蒙特祖玛的脖子跟前。嘉德罗斯顾不及两头,又觉得此举失误,维持着举棒的姿势足足有三秒。流焱牵制住了两名手下,而凝晶飞过嘉德罗斯的头顶,雷狮也跟着剑的方向跑。

“船齐霸业!”安迷修收回处在前方带路的流焱,在半空中停下,满脸通红地朝着地面大喊大叫,“给我上来!动作快!”

“安迷修,你来了啊。”

雷狮邪魅一笑,顺口打了个招呼,翻身爬上了安迷修的冷流。

end.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废话:
我其实感觉这个游戏真的很高级,能模拟脸红和吃烤串什么的(?)

安迷修真和他名字里有的字一样是个迷。

因为是周末的关系就算堕落也会被原谅的吧

园艺👏👏👏👋👌完全ojbk

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跟某人说出口的决定,竟然在交谈中如此轻松地一句带过,对方也顺利接受并支持了我的想法,这种感觉太好了。

救命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杯子(三日)和同学的杯子(三火)组成了流焱凝晶的颜色(安哥中毒1/1)

【参展资讯】我们要去芜湖啦!

想不到…安徽小屁民也能等到这一天…比如我坐个车就到了还不是美滋滋?

七创社:

第五届CICCIF动漫产业交易会


时间:2017.12.01——03


地点:芜湖国际会展中心一期、二期




可以通过官方授权网络售票点买票


点我买票


芜湖本地小伙伴还可以直接通过邮政网点购买纸质票。





还有惊喜!


你们猜怎么着!


主办方超给力!


给我们做了痛车!





不上车吗?


--Can I be close to you?

试着画了冰♀&丹

纪念第一次穿lo
超开心 虽然还是不知道怎么化妆就是了(